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大宋之哥哥救我 > 55  发兵泰州

55  发兵泰州

  “完颜吴乞买听令,我命你领五千兵马,往南攻取辽国荣州、安州、辽州、沈州、显州一线,夺取东京道以南。”

  “完颜宗翰听令,我命你领三千兵马,往西收取顺化部、回跋部、蒲卢毛朵部,收起所部,招揽兵马。”

  “杨峥听令,我命你领三千兵马,往东取辽国泰州粮仓,取起粮草为我大金所用。”

  “喏!”

  随着完颜阿骨打的一道道军令下发,几人分别出列领命,各自下去准备。

  杨峥没想到完颜阿骨打居然让他独自领军,而且无论给的兵马和任务,都不在完颜家自家人之下。

  也大概便是这几月来,杨峥教导完颜家的孩子们读书获得的意外所得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杨峥和完颜一家相处融洽,这些人汉字学的好不好另说,可是这故事听的是贼带劲。

  “都勃极烈,再兴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都勃极烈应允。”

  “嗯?”完颜阿骨打没想到杨峥领完任务还走,居然还有要求,不觉皱起了眉头。

  “都勃极烈,再兴想请都勃极烈允许,让兀术为我副将,随我一同出征。”

  “哦?”完颜阿骨打意外的挑了挑眉,他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觉得可以信任杨峥了,所以这才让杨峥独自领军,没有再安排完颜宗弼跟着,却没想到,杨峥居然主动开口请求,这多少让他有些意外,同时也对杨峥放下了最后的几丝戒心,多了几分信任。

  对于杨峥所请,完颜阿骨打自然是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姐夫,我就知道你对我好,想着我。”完颜宗弼得知要随杨峥出征的消息,开心的像个傻子。

  “呵呵。”杨峥看着兴高采烈的完颜宗弼,扬了杨嘴角,他才不会告诉完颜宗弼,他只是懒得与人拼斗,想着多个免费的打手而已。

  三日后,杨峥整军完毕,带着完颜宗弼和三千兵马,出了黄龙府。

  泰州位于辽国上京道最西边,位置大约在黄龙府西北四百里外,也就是后世白城的位置,因其所处位置,地势平缓,水草丰盛,是辽国一处天然的牧场,也是一座大粮仓。

  杨峥此行的任务便是夺取泰州,将辽国在此处囤积的粮草劫掠一空,切断辽国补给的同时,为金国谋取更多的粮草资源。

  当然,泰州并不是一个好啃的骨头,作为辽国的粮仓,泰州自然驻扎有大量兵马守卫,根据此前探马回报,泰州驻扎的兵马约有五千,虽然看起来人数不多,可是这五千兵马却都是皮室军,是大辽最为精锐的人马。

  皮室军乃是辽国建立之初,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为加强了加强辽国军事力量,取最中忠心的大辽勇士,组建亲军,用来护驾,意即“简天下精锐,聚之腹心之中”。

  后来辽太宗耶律德光为此军定名为皮室军,其意为“金刚”之意。

  皮室军中,往往会用凶兽猛禽名称为号,分称鹰军、龙军、凤军、虎军、熊军、铁鸽子军、鹘军等。皮室军分驻辽国五京及边陲要地,成为戍边作战的劲旅。

  辽太宗时,一度号称取天下精锐三十万入皮室军。

  杨峥要以三千人马夺取由五千皮室军把守的泰州,其难度不可谓不大。

  几日后,泰州城已经隐隐在望,杨峥远远眺望,见泰州城虽然城池不大,但城墙坚固无缺,城上旌旗招展,守备森严,杨峥知道正面硬刚肯定是不智之举。

  “我们走,继续往西走。”

  “姐夫,我们不打泰州了?”

  完颜宗弼挠着头,有些不解。

  “打?你觉得打的过吗?”

  “这,打斗没打,怎么知道打不过?”

  “那我问你,你若是泰州守将,面对敌人来犯,你会如何?”

  “自然是杀他一个片甲不留。”

  杨峥撇了撇嘴,觉得自己当真是自找不自在,问完颜宗弼这个一根筋的家伙这种问题。

  “你杀出来一看是我,你要怎么杀我个片甲不留。”

  “啊,这,姐夫,你不能赖皮啊,辽军怎么可能跟你比?”

  “哼。”杨峥懒得再跟完颜宗弼说话,直接下令行军,绕过泰州,直奔泰州西面的宁州城。

  两日后,宁州城下,杨峥看了看宁州城,点了点头,叫过完颜宗弼。

  “兀术,去叫阵。”

  “得令。”完颜宗弼一见有仗可打,立刻兴奋的领命,前往城下叫阵。

  宁州城不是什么大城,城中兵马也不是什么皮室军,兵力也不过一两千人。

  此时见城外有人叫阵,城中守将慌得一批。

  这是什么情况?女真人都打到这里来了?泰州沦陷了?

  怎么办,怎么办,连皮室军都不是对手,我们怎么能是对手?要不要跑路?

  完颜宗弼在城外把嗓子都快喊哑了,也不见城中有半点反应。

  一个时辰之后,完颜宗弼气恼的带队回来,向杨峥缴令。

  杨峥点了点头,将麾下人马分为三队,将宁州北、西、南三面围了,独独留下了东面。

  围三缺一,兵法基作。

  “姐夫,这是作什么?”

  杨峥懒得的跟完颜宗弼解释,只是吩咐一句:“兀术,你带一队人马,到城东三里之外埋伏,若是今夜看到宁州人马从东门出来,你便追上去掩杀一阵,但切记不要将对方杀光了。”

  “这……”面对杨峥的古怪要求,完颜宗弼点了点头。

  是夜三更,果然不出杨峥所料。

  宁州城东门悄悄打开,宁州城守将带着人马从城中鱼贯而出,一骑绝尘而去。

  完颜宗弼早带着人马等候多时,等到宁州兵马跑过来,完颜宗弼立刻率军杀上,宁州兵马多年没有经历过战阵,哪里经得起这顿吓,顿时惊慌失措,四散奔逃,哪里还有什么阵型可言。

  完颜宗弼撇撇嘴,就这?这也叫军队?这样的我一个能打十个!

  完颜宗弼杀的兴起,差点就忘了杨峥的交代,将宁州人马杀个全军覆灭,不过幸好完颜宗弼及时想了起来,赶紧收手,留了宁州守将带着几个残兵一路向东,奔逃而去。

  等待完颜宗弼带队反会,杨峥已经坐在了宁州城守将的府中。

  “姐夫,末将幸不辱命,特来缴令。”

  杨峥点了点头。

  “姐夫,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等。”

  “等?”

  “恩,等泰州的兵马来自投罗网。”

  “啊,这……”完颜宗弼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行了,回去好好休息,过两日还有大战。”

  “是。”一听有大战,完颜宗弼眼冒精光,摩拳擦掌。

  三日后,东边有一队人马来到宁州城下叫阵。

  杨峥站在城头朝城下看了一眼,对方人马应该在千人左右,于是便招手喊来完颜宗弼,“兀术,你去应战,许败不许胜。”

  “什么?”完颜宗弼以为自己听错了,“许败不许胜?这是为什么?姐夫?”

  “莫要多问,照做就是。”

  “是。”完颜宗弼带着一肚子的疑惑,下了城头。

  不片刻,宁州城城门大开,完颜宗弼带着三百兵马出城应战。

  对面皮室军军容整齐,甲胄锃亮,枪明戟锐,为首将领手持一杆大矛,昂首坐于马上。

  完颜宗弼也懒得和对方多说话,直接举着自己的大斧就冲了上去。

  对方见状也挺矛相迎,两人迅速战在一处。

  两人斧来矛往,打的有来有往,一战便是十数个回合。

  突然完颜宗弼卖了个破绽,佯装不敌,调转马头朝宁州城奔去。

  那辽将见势,直接挥军掩杀而上,追着完颜宗弼便冲入了宁州城。

  等到辽军全部进了城,杨峥一声令下,早已埋伏在城中的各处兵马立刻闪身杀出,箭矢不要钱的疯狂的朝辽军身上招呼。

  若不是皮室军个个身披甲胄,只怕辽军瞬间便会被射杀大半。

  那辽将如何还不知自己中计,连忙高呼撤退,却不防早有城中兵马绕道堵在了宁州东门外,这便完颜宗弼也反身杀了回来,顿时,辽军被堵在了城中,进退两难。

  完颜宗弼放在诈败,瘪了一肚子气,此时反身杀上,哪里还会留手,手中大斧一斧重过一斧的朝那辽将劈砍。

  那辽将怎么也没想到之前还跟自己半斤八两斗个平手的敌将怎么突然实力大增,让他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不几合,完颜宗弼的大斧辟出,就见辽将的脑袋便高高飞起。

  剩余皮室军虽然悍勇,但是主将已死,军心已乱,不过是最后的垂死挣扎。

  一炷香之后,辽军全军覆没。

  有心算无心之下,杨峥这边虽然有人受伤,却没有一人死亡,可谓是无损灭杀辽国精锐皮室军一千人马,取得了一场大胜。

  “兀术,去打扫战场,让人将辽军的甲胄衣袍都拔下来。”杨峥显然早已算好了之后的计策。

  杨峥一身布衣,未着片甲,一脸平静的从城头走下,吩咐完颜宗弼做事。

  完颜宗弼看着杨峥从容淡定,谈笑间挥斥方遒的背影,不觉间,满是崇拜,这不用动手,便将敌军尽数剿灭的感觉,似乎很不错?

  杨峥没想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间在完颜宗弼面前装了一次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