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梁山终结者 > 四百九十三 大战将起

四百九十三 大战将起

    银装素裹大地,湖泊河流皆被封冻。

    然而,盐湖之地一如既往,仍然波光粼粼。

    水里的盐分已经饱和到析出,自然是难以结冰。

    水面上,船火儿张横悄悄地撑着船。

    他的前后左右,有两千余条船。

    船不大,只载得七八个人,却全部满载。

    细细一算,水面上浮了一万五千余军兵。

    船速不快,乃是因为张横十分不爽。

    “直娘贼,鬼天气冻死个人……”

    话未说完,只听噗通一声,一人直挺挺地栽进了水里。

    如此天气落水,神仙也不敢救,因此张横并不多看。

    果然,落水之人只挣扎了两下,便沉了下去。

    “郡王,这是第十一个了,若不加快速度,怕是到不了乌池城,兄弟们便坚持不住了。”

    张横看了副将一眼,略带不耐烦地说道:“已经最快了,如何再快?真想让兄弟们全部冻死?”

    副将喏喏无言。

    船划的越快风越大,自然也就越冷。

    船上,宋兵们只不过一件薄棉袄,如何扛得住。

    张横继续抱怨道:“除夕夜不在火边坐着,偏偏要来打乌池,赶着投胎,也不见姓赵的带头出来。”

    这话把赵佶带了进去,略显大逆不道,其他人无法也无胆接话,只得听着他自己像个长舌妇一样喋喋不休。

    “要我说,待到天气暖和,再和明军痛快地厮杀一场,多好?”

    话虽如此,却不得不出。

    吃喝拉撒,衣食住行,没有一样不是指望着西夏人供应。

    李乾顺决意出兵,五万宋军,从上到下谁能说个不出来?

    本来是没有这么早的,奈何李乾顺真的被火锅刺激到了,已经失去了继续对峙的信心。

    正好,除夕夜又有大雪,实在是奇袭的天赐良机,因此李乾顺派出五千人,监督宋军一万,攻打盐州。

    张横才不管李乾顺的郁闷呢,继续骂道:“直娘贼,老爷也是被鬼迷了心窍,居然跑到西夏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有酒肉吃的快活,也没绫罗绸缎穿的舒爽。”

    “当年也不知道中了甚么邪,好好地在浔阳江上请人吃板刀面多好,没来由地上了梁山,落到如今这般地步。”

    “身上这般破皮烂袄,怕是死了也要被小鬼耻笑,更不好与张顺见面。”

    “未知我等死后,是否有人给烧纸焚香?”

    此话一出,原本就沉默的周围,似乎更加沉默了。

    一时间,只有船桨打在水中的声音,还有那呼呼的风声。

    雪片落在水中的声音,也是那么地清晰可闻。

    张横的抱怨,确实扎心,然而犹豫者甚少。

    千里迢迢赶路,想方设法跨越明军防线,还是自带干粮来投赵佶,可想而知这些人对明国是恨到了什么程度。

    因此,宋军的战斗意志十分强烈。

    张横住了口,旁边的副将终于开口了,道:“将军,距离乌池城不足十里了。”

    “你可确定?”张横问道。

    算不上黑灯瞎火,然而湖面只有水,张横这只水上老鸟也难以分辨方向与距离,完全不知道副将是如何辨别距离的。

    副将自顾自点头,道:“可以肯定,前面就是乌池城。”

    盐湖乃是一片连绵的群湖,其中乌池白池最大,出盐也最多。

    白池距离盐州城不远,由其控扼盐产,乌池距离较远,便修筑乌池城以便驻守。

    同时,两座城池一南一北,牢牢卡住了盐湖,让西夏人想偷盐也不可能。

    因此,李乾顺把乌池城设定为第一个攻击目标。

    拿下乌池,西夏立刻就解决了缺盐的困境,对于全局十分有益。

    这个张横也是知道的,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除了水面上的一万五千军兵,另外有四万大军,会同步运动到乌池城下。

    他们不是为了攻城,而是为了埋伏盐州的援军。

    围点打援,乃是屡试不爽的招数。

    而且,西夏人不认为明军会不中计。

    乌池城中只有三千驻军,主将乃是吴璘,盐州主将吴玠的亲弟弟。

    不论从个人关系,还是全局利益,吴玠都不可能坐视吴玠被杀。

    只要吴玠领着盐州两万驻军出来,西夏军便可以拿下盐州。

    如此,不但可以歼灭两万余明军有生力量,获得局部优势,更可以获得更大的战略迂回空间。

    当然,这些张横同样是不关心的。

    确认了距离,张横传令全军,准备厮杀。

    于是,气氛更加凝重起来。

    大战将起,决定命运的时刻就要来了。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以后能不能过好日子,就看这一遭了。”张横神神叨叨地说道:“兄弟,可要保佑哥哥旗开得胜哇。”

    副将忍不住了,道:“将军,我等兵多,装备精良,又是出其不意,没道理拿不下乌池城的。”

    “但愿吧。”张横淡淡地应道:“告诉兄弟们,莫要手软。”

    “放心吧!”副将应下。

    不一刻,又走了七八里。

    微白的雪光照射,湖边一个巨大的黑影隐约可见。

    这就是乌池城。

    让西夏人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的城池。

    因为这城的存在,党项人不能从中获得食盐,不得不采土炼盐。

    吃苦受罪就不说,只是方法不当,得到的盐有毒,吃死的也是不计其数。

    所以,必须拿下乌池城。

    此时,湖畔的城池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

    面对草原的那边城墙,可见火光闪闪。

    湖畔这边,却漆黑一片。

    张横暗笑,道:“军师说的果然不错,这乌池城主要防备的是陆地,湖面却多有忽略,今日一见,确实如此。”

    他说的军师,当然是晁天养。

    西夏人根本没有水军,因此明军自然不会在湖面设防。

    而这,就是张横等人的机会。

    离岸两三里,已经可以听到城内隐约传出的喧哗声。

    两千余艘船,悄无声息地向着岸边滑动,犹如丛林中准备猎食的猛虎,随时准备亮出獠牙来。

    到了岸边,只见百十艘小船系在岸上,空荡荡的并无一人留守。

    再看城头,同样空无一人。

    城内,喧哗越大地大了。

    看来,城里的守军正在过一个热闹祥和的除夕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