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飞星劫 > 第四章 失败

第四章 失败

    其实李纤云设的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小装置,是他前两年和村里的孩子一起用来对付邻村那个醉鬼无赖时设计的,虽然威力不大,但为了一击必胜,他们几个人那时一起试验过很多次,李纤云至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成功。

    当火光映红了那些人住的小院落时,李纤云当机立断地离开,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里窝了一天,直到他见东方家并没有任何异动后,才确定对方许是真的把那场火只当成了一场意外。

    李纤云并不知道,东方家养这些糙汉做的都是些不入流的事儿,这样的人甚至不被东方家视作家仆,当然不可能让他们进入东方家的任何一个地方。他们所居住的小院落,尽管看起来挺体面,却只是在东方家最外层的围墙外另外加盖的,即不连通东方家,也不被东方家的防护阵法包围其中,不然李纤云再小心谨慎,运气再好,也不可能成功。

    第二天一早,李纤云就试图打听自己报仇的成果,但是当他旁敲侧击地提到东方家,城里人都会对他投以警惕的目光。

    李纤云现在脏兮兮的一副小乞儿模样本就不讨喜,追根究底的打听修真大家的事儿很容易招惹人怀疑,加之虽然李纤云肯定昨日自己看到了火光,城中众人却决口不提,一副根本不知道发生过什么的摸样。

    李纤云心里有些拿不准,不知道是东方家用了什么法子遮掩,还是众人装作不知情。

    再继续追究,反而容易把自己暴露出来,可如果不知道结果,他怎知到底算不算报了仇?

    李纤云甩了甩头,把自己脑子里的烦躁一一甩掉。

    即便不甘心,李纤云也知道什么是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自己要怎么活下来的问题了。

    李纤云一向比普通八岁大的孩子心思缜密,他娘亲觉得是像他爹而感到非常开心,于是他就越发沉稳,平日里多少让人觉得小大人似的不可爱,但遇到事情时,就显得很有益处。

    虽然东方家没动静,但难免有他们有些普通人不知道的手段。

    李纤云果断出了城,然后找到自己当初埋包袱的地方把东西挖了出来。

    包袱里的东西很少,最值钱的大概就是从山上遇到的女神仙身上剥来的东西,他想了想,把自己的衣裳脱了,穿上了从女神仙身上拔下来的短卦,用腰带束住就成了外衣,其他衣裳却一眼就能看出是女子的服饰,他穿不上就用来擦脸,那衣服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竟不见赃污,只是光华暗淡了些。

    片刻后,小乞儿就变成了一个遭了强盗的落魄小少爷摸样,决计联想不到他原来的身份会是徘徊在东方家外的小乞儿。

    李纤云自觉自己想得周到,但他毕竟是个山坳坳里的普通男孩儿,不知道世间比他想象的险恶许多,他那身衣裳如此招摇,他又是个孤身上路的小孩儿,很快成为了心思不轨的人的目标。

    李纤云走的是偏僻山路,一路上好运气得没有遇到什么山贼流寇,但是在平安进入最近的城镇,正在想自己编个什么身份投靠官府时,就被几个人团团围住。

    “呦,这位小公子穿得好生秀气,我差点儿以为是个女娃娃。”

    人群中其中一个穿着华贵,但是一身痞气的男人笑嘻嘻地附身看他,边说边调戏似的拽了拽他的衣角,李纤云虽然躲了过去,但衣料还是在那人的手里滑过,那人眼神闪了闪,不动声色的跟身后众人使了个眼色。

    大概觉得李纤云是个不懂世事的小孩儿,他的这些小动作做得并不隐蔽。

    李纤云迅速地低下了头,好像被吓到了。

    “哎呦,怎的还害羞了?”

    男人故意大声说,引起身后众人一阵哄笑,其中一人搭腔道:“我看就是个女娃娃,说不定是哪家的小姐,扮了个男孩儿溜出家玩儿。”

    李纤云长得虽然漂亮,但却半点儿没有女孩子气,这些人会这么说,不是故意惹他生气,就是另有目的。

    这么想着,李纤云抿了抿嘴闭了闭眼,收了脸上小老头一样的深沉表情,再抬头时,便是一脸怯生生,又微微气鼓了双颊的模样。

    “我、我不是女娃娃。”

    他小声的嚷嚷着,说完不等男子们有反应,就先缩了缩肩膀,一副害怕挨揍的样子。

    一开始说话的男人看他的样子,眼神里带出点儿蔑视,然后好像根本没听到他的反驳,接着同伴的话题道:“不行,不行,这世道这么乱,一个女娃娃在外边儿多危险啊,来,哥哥们送你回家。”

    说罢,伸手去拽李纤云的胳膊。

    李纤云像是吓傻了,等他抓住自己才反应过来要挣扎,但男人看似随手捏着他的胳膊,手下力气却出奇的大,他越是挣扎就越是箍的更紧,好想要把他的胳膊拽断一般,疼得李纤云哇哇哭喊。

    “小妹妹一个人走散了肯定很害怕,哥哥们一定把你送回家。”

    男人手上的力道半点不减,另一只手却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顶,一句话就完全扭曲了事实,好像是李纤云自己走丢了,这些人都是助人为乐的好青年。

    李纤云好像根本听不进去他们说了什么,继续哭喊,男人也不管他,直到感到手里下挣扎的力道逐渐消失,以为他扑腾得没了力气,才稍稍放松了手劲。

    他们就拖着软了身子的李纤云走,说说笑笑的一点儿都不像刚刚在大马路上诱拐了个男童。走过了两条街后,其中一个才悄悄对抓着人的男人小声说,“没有人跟上来。”

    拽着李纤云的男人满意的点点头。

    “没想到今天真是天上掉了个馅饼,这娃娃身上的可是件上品的好东西,那个大小姐一定喜欢。”

    另一个人嘿嘿笑着,带着讨好地对男人说道。

    男人用眼角瞥了那人一眼,似乎嫌他多嘴。

    李纤云呜呜地哭着,耳朵却听得分明,眼见男人们朝着一座大半建在湖上的大宅子走时,顿时急出了一头的冷汗。

    他显然看出了这些人的目的,也知道这些人可能顾虑着身份什么的不好在大街上动手,但如果自己被带进了他们的地界儿,恐怕凶多吉少。

    小小的心脏因为恐惧和不安而剧烈地跳动,李纤云努力让自己镇静,半睁着眼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袖子里藏了几根姐姐的绣针,虽然平日没少扎到自己,这种时候就是他保命的唯一手段。

    一路上他也挣扎了几次,男人一开始会使劲捏他一下镇压,几次后见他人小力薄,也就任由他折腾不再理会。李纤云就借着掰男人手的机会,抽了一根针握在掌心,等到几人走到湖畔,他假装着再次挣扎,然后猛地把针整根扎进了男人的手腕。

    男人吃痛的甩开他,他借力将身边的包围圈撞开一个小缺口,然后纵身跳进了身边的湖里。

    李纤云自小长在山里,虽然也在河里游过水,但河水清浅,最深的地方也能踩到水底。现在猛地跳进这深不见底的湖,心里不可能不慌乱,可他知道,如果此时挣扎出水面,肯定会立刻又被捉住,于是身子团成一团,双手死死的抱住膝盖,等下沉了片刻后,才开始向某个方向开始划水。

    但他没想到,这表面平静的湖水其实是个活水湖,他很快就失去了方向,被汹涌的暗流冲走了好远一段路。

    就算平日再怎么冷静的人,在面临死亡时,都不可能保持冷静,况且李纤云只是个八岁的男孩儿。

    水的压力让他难受不已,再一会儿,口鼻开始呛水,身体因为慌乱开始胡乱地挣扎,意识慢慢地飘离,最后终于被黑暗笼罩,静静地沉入了湖底。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