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无常劫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俩人离开冥府后,起初都很沉默,孟婆的一番话成了堵在他们心里的结,尽管俩人所想完全不一样,但想的却都是同一个男人。

  休息的时候,解彼安啃着手里的肉包子,瞄着一言不发的范无慑,良久道:“无慑,你怎么一路上都不说话?”

  范无慑微微抬眼,淡淡一笑:“你不也一样吗,在想什么?”

  “想好多事。”解彼安顿了顿,“想江取怜留的那个密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告诉崔府君,哪怕留个字条呢。”

  “这件事还是由师尊定夺吧,江取怜身为鬼王,在九幽的势力不容小觑,万一鲁莽行动,惹得他狗急跳墙,不知道会对九幽、甚至人间造成什么影响。”

  “唉,也是,我只是担心,万一他回去之后发现了,销毁证据怎么办。”

  “地宫都被我们毁成那样了,他发现也是早晚的,但那个密道,却没那么容易堵上。”

  解彼安点点头:“江取怜多半能猜到是我们干的,到那时……”

  “不用到那时,江取怜窃取师尊的法宝,身为典狱,偷偷留下通往地狱的密道,这已经足够我们与他誓不两立。”

  “对,我们到嵇康大帝那里告他一状,让崔府君以冥府律法来惩处他。”

  官道上由远及近地传来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只听有人大声嚷嚷着“共讨妖女”。

  俩人正在半山腰上吃饭、休憩,闻声往下望去,在增强了视力和听力后,他们看到一伙人正在成群结队的赶路。

  “此次仙盟围剿祁梦笙,钟天师、李盟主等各路神仙尽出,咱们这辈子恐怕再也见不到这样的阵仗。”

  “是啊,李盟主号召天下英雄齐聚神农鼎,共讨妖女,这是怎样的盛况,不知百年前各大派在漳阳讨伐魔尊,有没有如今的场面大。”

  “那妖女岂能与魔尊相提并论,魔尊一道兵符在手,召唤万千阴兵,把人鬼两界搅得一塌糊涂,没有钟天师的东皇钟,酆都结界的窟窿现在都堵不上呢。祁梦笙算什么,手下只有苍羽门那一群娘们儿和男不男女不女的二椅子,哪里会是咱们仙盟的对手。”

  人群中爆发出粗俗的笑声。

  “所有啊,趁着这次围剿,灭了苍羽门,咱们少不得拿到几块冰晶,那可是大大的好东西。”

  “是啊是啊,此次定要得到冰晶。”

  解彼安听得直皱眉头。看这群人的样子,有些恐怕连修士都不是,只是想要赶去昆仑趁火打劫,李不语一纸盟主令,招来四方英雄不假,但也不免来了许多浑水摸鱼的。

  “这帮人去了也只是送死。”范无慑鄙夷地说。

  解彼安摇了摇头:“希望他们不要帮倒忙才是。”

  俩人不分昼夜的御剑飞行,于第二天晚上抵达了沙洲。

  上一次来到沙洲,他们与师尊同行,还遇上了兰吹寒,谁也没想到,会在昆仑发生那么多的事,兰吹寒被俘受伤,师尊被缴了青锋剑,而他,得知了自己是空华帝君转世。一切的一切,仿佛在被一只无形的命运之手所操控,百年前那些搅动风云的人物,再次重聚,难道这只是巧合吗?

  这种一步步走进阴谋的感觉,始终伴随着解彼安,尤其当他得知自己的金丹被所有人觊觎后,他知道他应该躲在冥府不出来,避过风头保全自己,但他做不到,因为比起自己,他有更想要保护的人。

  俩人在沙洲的一间客栈过夜,准备明日一早出关,穿越昆仑雪原。

  深夜,解彼安偎在范无慑怀中,久久无法合眼。

  环住他腰身的手突然收紧了,令他的后背更贴近范无慑温热的前胸。那只手一如既往地有力,那片胸膛竟也愈发宽阔厚实,可以将他整个环抱。

  眨眼间,范无慑来到他身边已经快两年,当年稚气未脱的少年,如今已具男子汉的模样,站直了竟比他还高了些许,最重要的是,他的师弟如此可靠,无数次带他化险为夷。思及此,他握住了那只搂着他腰的手,与其十指交缠。

  “睡不着。”范无慑小声说,热气轻轻喷在解彼安的颈上。

  “嗯。”解彼安知道自己即是睡不着,也是不敢睡。自从那个前世的梦中醒来,他就害怕睡着了再次回到百年前,念多少次净心咒,那些鲜活的记忆都不会消失,被宗子枭侵犯的感觉随时可能袭来,他清醒的时候可以压制,一旦睡着了,记忆的碎片信马由缰,好像恨不能占领他全部的领土。

  “是不敢睡吗。”

  解彼安沉默片刻,转过了身去,面对着范无慑,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垂下眼帘,任修长的睫毛在脸上打下阴影,无声诉说着忧虑。

  这模样看在范无慑眼中,只有楚楚可怜,他毫不犹豫地含住了解彼安的唇,温柔却不依不饶地缠吻,吮咬那软嫩的唇瓣,逗弄那湿滑的舌尖,这一吻倾注了柔情蜜意,令俩人心动不已。

  “好、好了。”解彼安轻轻推开范无慑,小声说,“要喘不上气了。”

  范无慑啜他微微红肿的唇瓣:“师兄,我好喜欢亲你,你的味道是甜的。”

  “胡说八道。”解彼安一阵脸热,“哪有人是甜的。”

  “有,你就是。”范无慑的手顺着解彼安的背脊一路抚摸到臀线,最后大胆地抚弄那拢起的臀丘,他舔着解彼安的唇和下巴,“师兄身上的其他地方,一定也是甜的吧,好想尝尝。”

  “你怎么成天就想着这些。”解彼安窘迫得不知该不该躲,反被范无慑困在怀中上下其手。

  “因为你成天在我面前。”范无慑一口咬上解彼安的锁骨,“师兄什么时候做我的人。”

  解彼安抱住范无慑的脑袋,强迫他抬起来,有些羞涩但又十分认真地说:“无慑,师兄喜欢你,这种事也不值得矫情,只是我挂念师尊,没有这样的心情。”

  范无慑深深地望着解彼安的眼眸:“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敢睡,你怕一闭上眼睛,就变成了宗子珩,对吗?”

  解彼安黯然点点头。

  “你怕梦中见到宗子枭,顶着我的脸。”

  解彼安再次点头。

  范无慑轻轻抬起他的下巴:“让我给你留下更深的印象,让你的身体和心都只记住我,好不好?”

  “……”

  “我要你切实的体会,我给你的快感,你就会只记住我。”范无慑翻身压住解彼安,目光如炬,“师兄,你只记住我,好不好?”

  “我……”

  范无慑再次堵住了他的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